党内“二把手”刘少奇不是毛泽东的指定接班人?_揭秘_历史

党内“二把手”刘少奇不是毛泽东的指定接班人?_揭秘_历史
摘要:毛泽东从遵义会议开端逐渐成为中共领导核心后,通过长时间调查和实践查验,得出刘少奇是白区作业正确道路的代表的判别,得到党内高级干部的共同认可。特别是1937年白区作业会议上刘少奇对曾经白区作业上的左倾过错的尖锐批评,和六届六中全会上刘少奇着重独当一面、辩驳王明全部通过统一战线的观念,毛泽东给予高度欣赏和支撑。刘少奇从此进入中心领导核心层。在中共第一代中心领导集体中,刘少奇一直是排在毛泽东之后的第二把手。他简直参与了党中心的一切严重决议计划,在毛泽东不能掌管中心作业期间署理主席职务,在中心作业分为一线二线后掌管一线作业。但不能因而确定他是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1961年毛泽东同蒙哥马利的谈话中说刘少奇是他的接班人,应更多地是出于交际战略考虑。一、前史挑选了毛泽东,毛泽东挑选了刘少奇1943年3月20日在延安举行的中共中心政治局会议,是中共安排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也是中共第一代中心领导集体构成过程中的一次重要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中共领导核心层作出严重调整:作为日常作业决议计划机构的中心书记处由本来的七人中共中心领导机构几经改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建立书记处,博古、张闻天、周恩来、项英为书记处书记;遵义会议添加毛泽东、王稼祥为书记;1937年12月会议又添加王明、康生、陈云为书记。1941年8月27日政治局会议决定,七大前不改动中心书记处的安排,以住在杨家岭的政治局委员毛泽东、王稼祥、任弼时、张闻天、王明、陈云、何凯丰组成中心书记处作业会议。(拜见《中国共产党安排史材料汇编:领导机构沿革和成员名录》,中心党校出版社1994年版;《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心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324页。)缩减至三人,即由毛泽东、刘少奇和任弼时组成。毛泽东为中心政治局主席和中心书记处主席;刘少奇、任弼时为中共中心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一起,毛泽东、刘少奇别离担任政治局新建立的两个办事机构中心宣扬委员会和中心安排委员会的书记。刘少奇还参与军委作业,为中心军委副主席之一。这次会议构成的格式,成为两年后在党的七大上正式构成毛刘周朱任中心领导核心的雏形。而其中最有目共睹之处,便是刘少奇在党内位置的大幅度提高:进入中共中心领导核心层,成为中心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此前,刘少奇在党内的职务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兼华中局书记。探求刘少奇1943年得以进入中心领导核心的原因,是了解刘少奇后来在中共第一代中心领导集体中的位置和效果的必要条件。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在前史的紧要关头挑选了自己的首领毛泽东,那么,刘少奇进入中心核心层则是毛泽东的挑选,是毛泽东对他的欣赏和倚重的必然结果。毛泽东在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重回中心领导岗位并逐渐成为领导核心后,因为党内思想道路并没有彻底解决,安排问题也没有提出,党的中心领导核心层的人员构成虽几经调整,还根本连续了长征前的状况,教条主义宗派在党内还有适当商场。1937年王明从莫斯科回国后,这种景象又有了显着的加重,教条主义宗派在党内一度又占有了主导位置,乃至构成了两个中心的不正常状况。毛泽东曾在一次党的会议上说过:十二月会议指1937年12月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我是孤立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第481页。他还对其时去看望他的李维汉诉苦说:我的指令不出这个窑洞。李维汉:《回想与研讨》(上),中共党史材料出版社1986年版,第443页。)党的中心领导核心层的这种状况,毛泽东显然是不满意的。跟着国内形势的开展和党内奋斗的深化,毛泽东剧烈地感到有必要改造中心。毛泽东在1943年九十月间政治局举行的批评王明过错道路的会议上回想六届六中全会前后的状况时,曾清晰表达了他的不满:现在的中心是以王明、博古时代为根底的。六大选出的中心委员还有五个人,只要少奇同志此处毛泽东回想有误,刘少奇在六大上被选为中心审查委员会委员,而非中心委员。和我是受他们对立的,其他是支持王明、博古道路的。要改造中心,就非通过各种过程,使我们醒悟老练不行。(《胡乔木回想毛泽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89页。)改造中心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除在党内进一步辨明政治道路对错、改变高层领导的思想观念外,安排上的调整也是一个必要过程。为此毛泽东需要在更大范围内进行挑选。通过长时期的调查和实践的查验,刘少奇进入毛泽东的视界。从现存文献看,从1936年长征完毕到1942年末刘少奇从华东回到延安,毛泽东在不同场合议论党内问题时涉及到对刘少奇的点评至少有四次。第一次是1937年五六月间在延安举行的党的白区作业会议上。白区作业会议是紧接苏区代表会议(又称全国党代表会议)之后为统一党在白区的奋斗政策而举行的,在会上出人意料地发生了一场剧烈的争辩。这场争辩是刘少奇首要引起的。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阅览全文